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一二二章 正当吗

作者:灵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很短暂的安静,也就等了那么两秒钟吧,杨景行又接着说:“标杆要负起责任呀……”

    齐清诺差不多是跟杨景行同时开口的:“媛媛请假了,说是相亲去。”她比顾问大声气势足。

    杨景行有点意见:“相什么亲?班也不上了。”

    齐清诺呵呵:“对象多了忙不过来吧。”

    些许几声轻笑中,刘思蔓补充一句:“都是百里挑一的帅哥,眼都挑花了。”

    “行呀,没压力是吧?”杨景行很快想到办法了:“等我把三弦分谱改一下,前后间奏长度难度都翻倍。”

    好一些笑声中,柴丽甜叫屈:“我是无辜的呀……”

    “无聊不无聊?”何沛媛也蛮大声的:“都闲得没事呀?”

    “好哇。”杨景行觉得自己上当了:“你们骗我。”

    王蕊有点同情甚至担心:“阿怪惨了……”

    刘副团长还是更关心艺术,在一些笑声后挺正经地接话:“怪叔,前奏这么长是为了抢时间对不对?”

    蔡菲旋说准确些:“抢观众!”

    邵芳洁似乎很怀旧:“又找到《就是我们》的感觉了……”

    于菲菲关心的是:“是不是还是我们自己起名字?”

    三零六现在有的放矢了,这一上午已经对曲子很熟悉,进而有了许多见解,也产生了不少新想法。

    当然了,目前第一要务是先把曲子练习好,也让策划人有个好参照,然后大家一起制定详细方案。其实整首作品在演奏方面对三零六而言并没什么严苛挑战,主要难点就两个,一个是柴丽甜的演唱,再一个就是年晴的大鼓。三零六都看出来了大鼓的部分是脱胎于醒狮鼓,但是要求年晴站着打那种大直径立鼓还要有足够风范,对体能就是个考验。

    曲子虽然和《就是我们》完全不同风格,但是创作方法上是相通的,就是传承和发展,而且这次的作品中传承的比例更高一些,曲子中能找到许多切实的传统内容和技艺,实际上并不像初看上去那些标新立异。

    虽然还不至于说是什么里程碑,作品也没有多少让人感叹天才的绝妙乐思,但是还是需要三零六认真对待的,有足够的深度让女生们去挖掘和把握。

    好在现在的讨论并不需要顾问去一点一滴地剖析和建议了,三零六已经有相当的理解和把握能力。女生们争相发表看法,杨景行更多的是表示支持甚至赞叹。

    不过电话里这么搞艺术实在很不方便,确定顾问最早也要下周末才能回浦海后,三零六就更自信了,说到时候一定能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在刘思蔓的带头下,三零六也会关心一下顾问的电影事业,都是表示衷心支持和看好的,不过到时候要给大家发电影票才好。

    这电话也打了不短时间,十个女生每个人说几句也是十几分钟,听到杨景行又有电话要接,女生们就尽快收尾拜拜。

    齐清诺严谨一些:“还有什么话说没?”

    杨景行嘿:“没了,先挂了。”

    尽管是个中小剧组,《美中不足》摄制组也每天都要迎来和解决若干大小问题。目前最新的一个问题是打前站外景人员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已经找不到多少绿色了,当地牧民早就打草储备好畜牧的过冬粮,孔亚飞曾经欣赏过的很想拍的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和美丽天空只能指望明年夏天了。

    制片会上,中影设备招标管理团队里的一个人想起来了,他有个同事好像是内蒙人,可以咨询一下。

    咨询结果过是呼伦@贝尔肯定是不行了,但锡林郭勒还有机会,只是得争分夺秒,最好马上出发。

    其实草原上的戏份并不多,需要那种美丽辽阔背景的镜头估计也就两三分钟。但为了孔亚飞强烈执著的艺术追求,团队还是要尽量抓住这一丝机会,拍摄行程也要变动。

    杨景行找中影借了人,本来在中影做后期协调工作的蒙古小伙,名字叫帖木儿,就是锡林郭勒人,来帮《美中不足》做今天外景协调。为确保万无一失,庞惜亲自带队去帖木儿家乡打前站。

    虽然杨景行一天到晚都当着孔亚飞的跟班,但是对浦海的事也没不管不问。演出策划人庄子梁依然是尽心尽力的样子,各方面考察确认之后和三零六取得共识,把快闪的地点定在了步行街的一家商场前。跟商场的沟通也比较顺利,付出的代价只是在成片之中给商场的名字一个特写。

    杨景行也允许奇杰去跟三零六一起排练了,王蕊给顾问汇报了两次工作,说大家热情未减,而且越磨合越有劲头,包括何沛媛都没怠慢顾问的作品。比较抱怨的是年晴,借了主团的大鼓,一敲震天响不说,主要是把胸部给减肥了。

    有时候真是态度比经验资历重要,庞惜不光远程管理着峨洋的各种事务,过去才三天时间就几乎把整个锡林郭勒草原跑遍了,发回来若干照片,简直让孔亚飞喜出望外。

    选择相信天气预报,九月九号晚饭之后,精简过后的《美中不足》剧组连夜开赴锡林郭勒。拍戏果然是辛苦,大家只能在车上睡觉,要第二天早上才能到。不过还好,两位有草原戏的主演都不抱怨。林雅还挺兴奋,如同所饰演角色一样,她本人也很向往草原。

    二十多人的剧组到锡林郭勒只稍作休整,吃个早餐之后就抓紧赶往外景地,也还有点距离。之前电话沟通的时候杨景行已经听庞惜说了些情况,这次是多亏了这位帖木儿小伙,不光是当向导,包括交通食宿,更是在跟政府民众的沟通协调方面帮了大忙。

    庞惜没说的是这边居然还准备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地主率领了浩浩荡荡一群三四十个人来迎接剧组。

    庞惜显然已经认识了,给杨景行和孔亚飞介绍帖木儿的父亲和哥哥。双方热情互相问候,剧组要接受哈达,幸好来的路上孔亚飞给大家普及了一些民族礼仪。

    主人家的盛情难却,再加上大家也兴致勃勃的,杨景行就恭敬不如从命,先参观一下包尔之金家的大草原吧。不用骑马的,包尔之金家准备了足足八辆车。帖木儿父亲邀请杨总上的是陆地巡洋舰,帖木儿哥哥邀请孔亚飞,帖木儿自己还是陪着庞惜……

    感觉并不是吹嘘炫耀,帖木儿的父亲更多是坦诚加点骄傲,他家有草场六万多亩,马匹五百头只是养着玩的,羊的存栏量有近万只,供不应求很紧张……

    车队在包尔之金家的牧场绕了一大圈,剧组参观了已经比较现代化的羊圈马厩若干处,堆成小山一样的草料,更震撼人的是上千只羊乌压压一大片和上百匹骏马奔腾。

    帖木儿显然是懂艺术的,现在在他家的地盘上,也能跟导演搭上话了,建议导演可以用上万马奔腾的背景,再结合上美丽的锡林九曲,所谓一动一静……

    孔亚飞连连点头,当然好呀,可是……

    帖木儿拍胸脯,他家现成的,关键不用钱的。

    孔亚飞兴奋得像个小孩直蹦跶。

    还是要赶时间的,主人家让剧组安心拍戏,其他的任何事情都无需操心。在回去的路上,可能是看杨总还算顺眼,帖木儿的父亲又给他说了一下包尔之金家的大概情况,自己两儿一女,大儿子是继承家业了,可二儿子和小女儿读太多书之后就都不太钟情自由自在的草原生活了。小女儿已经在市里跟汉族兄弟成家,好在女婿还挺让老丈人满意……

    主人家问起庞小姐的情况,杨景行也不好藏着掖着,而且杨总也挺骄傲公司有一个庞惜这么能干的副总。

    说干就干,全组行动起来,导儿要拍大场面了!

    包尔之金家要先集中马匹,两兄弟都上马持鞭。帖木儿虽然没穿民族服装,但是在马背上也是英姿勃发,毕竟有一米八的身高,体格也挺健壮。中影的人还在感叹,真是没想到,一个几乎底层没什么存在感的职员,现在走一天走不出他家地盘。

    可能是因为在自己地盘上,帖木儿阳光活泼策马奔驰,而且挺明显地以庞惜为中心,时不时就转到庞惜身边,一些多余的关心或者空话。庞惜还没适应,马匹飞奔到身边的时候还有些怕,不过她对帖木儿也还是笑脸居多,挺客气的,不像是面对一般工作人员。

    孔亚飞一开始还是试探着提要求,后来发现他是有求必应,就干脆不客气了。可是两位演员也不适应,也是怕,马群奔腾得轰隆隆,离他们又那么近。

    一直在准备在调整,机器都还没开过,午饭开饭了。果然是热情好客,这是开机这么多天来剧组吃得最丰盛的一顿了,虽然算是野餐,但是这羊肉真是让所有人赞不绝口,不由得厚着脸皮期待起晚饭来。

    帖木儿的剧组地位简直节节飙升,谈笑间看起来也是个活泼爽直的好小伙,还提醒剧组人员小心着点,今天晚上可能会有点难熬,马奶酒闷倒驴对客人可一点不客气。

    吃饱喝足之后继续,可是没有准备的大场面真不是那么好拍,孔亚飞的自我要求又高。时间是一分一秒地过去,最后反而高兴了,草原上的夕阳真是美。

    齐心协力之下,今天的任务终于算是圆满完成,大家高声鼓掌喝彩,然后好多人累得就往地上一趟。

    草原的夕阳和天空真是醉人,剧组的气氛突然温馨舒适起来,大家轻声说笑,猜测留在平京的人得后悔了。

    晚饭果然夸张,超大的蒙古包,饭菜丰盛到不像话还考虑到客人的饮食习惯,但是喝酒这事就真的一点不客气。再说了,白天人家那么辛辛苦苦免费帮你赶马,这会你好意思扭扭捏捏吗?

    杨景行这算是一战成名了,几乎要成了草原上的英雄了,何况他以一敌十痛饮无数杯后还能操起马头琴即兴来上一曲,让蒙古包里载歌载舞起来。醉醺醺的制片助理拿着dv顶着杨景行的脸拍,边拍边跟投资人邀功今天的记录片段都可以收录到以后的花絮中去,太有价值了。

    主人客人都不少人喝吐了,杨景行当然是一点问题没有,不过在他终于知道帖木儿一整天一口一个叫着庞惜的“额各齐”是什么意思后,他差点就吐了。

    关照好了大部分事情,杨景行到自己的小蒙古包准备休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他好像忍不住了,给何沛媛打电话。

    电话接通了,杨景行喂:“听得见了吗?喂?”

    何沛媛有点嫌弃:“听到了,干什么?”

    “信号不太好。”杨景行说:“我在草原上,锡林郭勒大草原,早上到的。”

    何沛媛再次问:“干什么?”

    杨景行说:“拍戏呀,就几条,估计明天晚上能回平京。”

    何沛媛还是耐着性子说清楚:“我问你打电话干什么?”

    杨景行自觉:“没什么,我认错……想跟你说草原很好玩。”

    何沛媛支持:“那你好好玩。”

    杨景行没话找话:“你今天干什么了?”

    何沛媛言简意赅:“加班。”

    杨景行很肯定:“嗯,好,不错。”

    何沛媛说:“没事我挂了。”

    杨景行又问:“你们排得怎么样了?”

    何沛媛正经回答:“你问老齐她们,不是我负责,我说了不算。”

    杨景行觉得:“你这就牵强了。”

    何沛媛反应不是很快:“……是你先牵强,本来就不该问我。”

    杨景行想得美:“那我也算功过相抵,我又好几天没骚扰你了。”

    何沛媛讲道理的:“你知不知道前功尽弃?跟没功一样。”

    杨景行不要脸:“那能不能算无功无过?”

    何沛媛严格:“不算,有过!”

    杨景行陡然:“对对对,我想起来了,我是想给你说草原上的羊肉真好吃,比平京的还好吃,清水炖羊肉只放盐……正当吧?”

    何沛媛显然知道无赖的路数:“你只跟我一起吃过羊肉吗?”

    “最近的只有你。”杨景行还有:“上次不是跟你说就庞惜陪我打光棍吗,今天有个好消息,有个蒙古小伙在追她。挺的不错的,他们如果成了,以后肯定有吃不完的羊肉……正当吗?”

    “再多的正当也没用。”何沛媛有点不耐烦了:“就凭你那天打电话的时候说的那些话。”

    “什么话错了?”杨景行求进步的:“那你怎么不提醒我?如果你觉得我没做好,就应该马上警告我批评我,帮助我改正嘛。”

    何沛媛很是怀疑:“有用吗?有意义吗?”

    “当然。”杨景行自我感觉良好:“剧组里每天都有很多事,我本来觉得你会有兴趣,但是都没跟你说。昨天晚上我们从平京连夜开车过来,五六百公里,出发前我就给我妈打电话了,其实也想打给你,觉得有点不普通的嫌疑,我就没打。”

    “是,对。”何沛媛肯定一下,但是:“可是你没必要跟我说这些,才是最正常的普通。”

    杨景行觉得:“总要一步一步来……说正经的,你们排得怎么样了?”

    何沛媛虽然犹豫但还是好心:“……下不为例,以后这些事你自己问老齐。”

    杨景行嗯:“好,今天你先绕我这一回。”

    何沛媛问:“你想知道什么?”

    杨景行说:“先说说短板,奇杰怎么样?我听他的语气好像有点没自信了。”

    何沛媛有点不平:“你自己要求那么高……”

    杨景行对说唱的要求是挺高,其实已经超过奇杰的极限了。比如在咬字的押韵上,明明不押韵的字,这狗屁制作人居然要求用一种特殊的发音形式去达到一种假押韵。假押韵也还好,毕竟只是少数字词有需要,杨景行居然还要求奇杰在说唱的部分中要有一种模糊的旋律感去契合伴奏,但是歌词的力度又不能有损失……

    何沛媛简直义愤:“他说他舌头都气泡了。”

    杨景行说:“哪有那么容易的成功,不付出点汗水能跟青春美少女同台吗?”

    何沛媛是觉得:“只有这么长时间,他以前根本没接触过,你不应该强人所难……不过他挺拼的,还说是你给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杨景行啊哈哈:“对吧,应该感谢我,不然还在数来宝。”

    何沛媛又说三零六也是看在奇杰态度端正,就在尽量鼓励帮助他去进步,还送了节拍器给他。郭菱更是不辞辛劳,上班要连琴排舞,下班后还要去帮助奇杰掌握节奏。

    虽然些困难,但在何沛媛看来整体进度还是挺不错的,尤其柴丽甜比较让人惊喜,唱和吹都不成问题。总之音乐方面除了奇杰,三零六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基本可以登台了,只是舞美什么的还需要进一步去商量验证确定。

    三零六今天之所以加班主要是因为又接到一个邀请,月末要去苏州商演,还是上次的演出商,所以内容上还是要准备一下的。

    杨景行说起自己几天听了马头琴看了歌舞,还得了些灵感。

    何沛媛是不是已经进入普通朋友角色,自然而然问起草原上的情况,还是新奇杨景行现在脚下就是草原大地,但是很怀疑是不是真的有蒙古小伙在追庞惜,感觉不太可能呀。

    杨景行仔细讲述,如此这般怎么怎么:“……我还以为是什么尊称,你猜是什么意思?”

    这也不算越线,何沛媛愿意知道的:“什么意思?”

    “姐姐的意思。”杨景行气愤:“他叫了一天姐姐,你说肉麻不肉麻?”

    何沛媛咯咯呵了:“……比你好点,诺诺,蕊蕊,甜甜菲菲。肯定还婷婷萌萌。”

    杨景行哈:“好姐妹呀,我叫一声媛媛你也不会批评我吧?”

    “不行。”何沛媛又警惕起来了:“普通朋友没这么肉麻。”

    杨景行听话:“好,那以后在三零六我就叫何沛媛,或者小何也行吧?”

    何沛媛突如其来:“……不跟你说了,我要睡觉了。”

    杨景行嗯:“好,晚安……普通吧?”

    何沛媛想的是:“有些事你自己问老齐,她说得清楚看得清楚,别以为是我天天跟你说这些。就这样,挂了。”

    杨景行重复:“晚安。”

    何沛媛拜拜。

    (本章完)( 美女赢家 http://www.longteng555.com/0/143/ 移动版阅读m.longteng555.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