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一二四章 别破坏

作者:灵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十八号星期六,《美中不足》剧组在平京影视基地的戏基本完工了,可能后面还需要一点点补拍,但目前来看还算一切顺利令人满意。

    为感谢大家这些天的团结辛苦,也激励大伙在接下来的工作中继续发扬优秀的团队精神,杨景行自掏腰包让全剧组人员聚餐。接下来三个外景地的行程也是挺紧张的,条件肯定是要比影视基地更辛苦一些,投资人拜托大家了。

    不过杨总是不是太好说话太没架子了,来路也被大家摸清了,导致一个年轻的服装助理来跟投资人聊起音乐,因为她有个弟弟很想很想唱歌。

    还好庞惜在,让服装助理有什么事先跟她说,看起来不是敷衍,先问一下大概情况……

    虽然说是比杨景行更忙,但大四的刘苗夏雪还是赏脸在星期天陪杨景行逛了一上午街,都放松一下。

    午饭前,杨景行还给何沛媛发了条短信:看见好看的又忍不住买了,功过相抵。

    何沛媛没回复。

    上飞机之前,杨景行又联系齐清诺。因为有了奇杰、庄子梁、常一鸣这几个人的铺垫,团长和顾问很简洁顺利地就把明天进棚录音的事情沟通确认好了。

    准备挂电话,齐清诺想起几天前的事:“星期三在学校,听说你给张页新介绍了个大活。”作曲系零五级的师兄,杨景行帮忙牵线给大投资古装电影配乐,对刚毕业的人而言确实是超级大活天上掉馅饼了。

    杨景行说:“这事还没谈下来,不过有点希望,还在争取。”

    “面子不够大?”齐清诺好笑,又说:“王成明跟我说的,听他的意思,这活应该介绍给三零六才够意思。”王成明是作曲系前年新招的年轻老师,三十岁不到就能教和声学,挺厉害的。

    杨景行呵:“他可能有点不喜欢我,上学期作品送展名额有限,我说了句优先学生。”

    齐清诺又嘲笑:“杨主任管得够宽呀。”

    杨景行嘿:“没好拉下脸说他水平不够。”

    齐清诺咯咯:“挂了,拜拜。”

    杨景行拜拜。

    峨洋两个工作狂,杨景行和庞惜到浦海下飞机后就立刻赶往公司。一圈子检查之后,庞惜还是有些不满,觉得峨洋真有必要再增加一两个职业经理人。公司目前的活跃大家庭氛围虽然能看作优点,但是松散的职场氛围还是需要再调整紧缩一下。

    峨洋现在要想找几个得力些的人手已经不太难,公司虽然还不像那些巨头一样人尽皆知,但是在业内也算小有名气了。那怕峨洋要技术没技术要资源没资源,但是如歌网的增长势头和短期内的前景却是非常喜人的,各项优越的数据也让开始试探性接触的风投开始增多,只是峨洋对风投并不怎么饥渴。

    接下来庞惜作为副总要去参加市委宣传部召开的互联网宣传工作会议,邀请了浦海的一百家企业或者网站的负责人。政府网站上的通知中应该是按照用户规模把这些企业和网站进行了排列,如歌网已经位居第二十八名。

    峨洋现在开会都开始制定一年后的计划了,老板简直有点高瞻远瞩了……

    不过今天峨洋下班比较早,毕竟副总辛苦了这么长时间,都大半个月没归家了。

    杨景行也有事干的,给何沛媛打电话:“喂……在家没?给你把东西送过去。”

    “不要。”何沛媛简直冷淡。

    杨景行不满:“你怎么能拒绝普通朋友的礼物?如果王蕊给你……”

    何沛媛质问:“你给章杨送礼物吗?”似乎笑了一点点。

    杨景行解释:“他们是兄弟,不是普通朋友。”

    何沛媛不屑:“没功夫跟你扯。”

    杨景行问:“忙什么?”

    何沛媛说:“和你无关。”

    杨景行觉得:“你这也太不够朋友了,还给我种错觉。”

    何沛媛问:“什么错觉?”

    杨景行嘿:“感觉像是女朋友生气了。”

    何沛媛呵哈两声夸张冷笑:“……笑死人了。”

    杨景行自己猜想:“陪你妈逛街没?”

    何沛媛说:“没有。”

    杨景行继续:“你自己逛街?”

    “没有。”

    “就在家呀?”

    “学驾照!”何沛媛明显烦了:“行了吧?可以挂了吧?”

    “好,好事,表扬。”杨景行是不是想翻身把歌唱:“我表扬你。”

    何沛媛的深吸气在电话里也很清晰:“……有完没完!?”

    杨景行又问:“学科目二?感觉怎么样?”

    “就那样。”何沛媛不想说:“倒了半天车。”

    杨景行问:“是不是在驾校?有没有轰动效应。”

    “你烦不烦?”何沛媛没耐心了:“我挂电话了。”

    杨景行还假装自觉:“好,不说了,明天见。”

    何沛媛当然是憋屈的:“真不想去!”

    杨景行也会有好心:“我跟你说,给你出个主意,我最讨厌你那条米白色的连衣裙,就是淡黑色印花像树叶小草那条,腰上和裙摆下面有点红色的,那条裙子实在太难看了,只要你穿上我肯定不敢看你。”

    何沛媛要斟酌一下,还是英勇决定:“行,我穿!如果你还看我……怎么办?”

    杨景行说:“那就是我在折磨自己,正合你心意。我狠狠折磨。”

    “不说不说不说了!”何沛媛烦死了:“挂了!”

    杨景行嗯:“好,挂吧……如果你好心不穿那条裙子,那我们以后就算好朋友了。”

    “我不去了!”何沛媛吼的:“拜拜!”

    杨景行抢在电话中断前晚安。

    星期一早上,杨景行八点过就到宏星录音部,被吓了一跳,前台前面摆着热烈欢迎三零六的牌子。宏星录音部很少搞这套,上一次还是因为一个二线女艺人的经纪人主动提出要求,常一鸣还觉得有损录音部气节呢。

    杨景行问前台:“这谁的主意?”

    前台呵呵笑:“是我……庞助理让我准备好一点。”

    杨景行乐:“这也太好了……留着吧,只要你承认,别推我头上就行。”

    前台有点拿不准了,她准备的可不光这些呢,还请了摄影师,准备签名板,买了一堆漂亮但是各不相同的水杯……

    杨景行没办法了,只得打击一下员工积极性,就把水杯留着吧。

    奇杰也很积极,九点前就到了,先给杨景行演示一遍这些天的努力成果。杨景行肯定了歌手的进步,但也指出一些还需要注意或者能够改进的地方。

    既然制作人是肯定态度,奇杰就还汇报一下思想状态,看样子确实是站在了新高度,思考了许多之前没想到或者忽略了的问题,比如说唱和传统意义上的音乐之间关系,和传统文化的关系,至少之前是基本没想过说唱还能从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两者的结合居然能那么相得益彰……感觉奇杰有点被三零六带偏了,说气话来都文绉绉的。

    三零六也准时,九点刚过,钟英文就推门进入四零二工作室,兴奋:“来了来了!”

    录音部平时就这么几个人,包括常一鸣也一起下楼去。乘坐单位大巴来的三零六其实没啥太需要帮忙的,扬琴和古筝她们自己能搞定,套鼓和键盘不需要带,年晴需要的大立鼓录音部也专门准备了。

    十一个女生的穿着打扮要比平时上班的水准明显高上一截,而且也很热情,毕竟有四个女生已经跟录音棚合作过。团长也熟悉钟英文,更是没老没少跟常一鸣说笑。

    杨景行也做样子笑脸欢迎三零六,运气也好,跟何沛媛视线接触了一下。不看神情,何沛媛在穿着上已经好朋友了,没穿杨景行讨厌的裙子,身上灰蓝色修身直筒裤搭配上白色印花小衬衣很好看。

    钟英文摩拳擦掌四处着眼,不过还是要杨景行带头了才去帮忙提一下扬琴支架。

    要分两趟上楼,常老师先请,团长先请。何沛媛怎么不谦让了,也要挤第一趟。

    等天梯们关上后,王如才哈哈:“阿怪,又错过机会了。”

    杨景行似乎习惯,一点不失落,还笑。

    柴丽甜在杨景行背后说:“三弦留到最后录,我们先走。”

    杨景行回头眼神表扬柴丽甜:“……那就看你的了,节约点时间。”

    王蕊气了:“阿怪你敢不信任甜甜?”

    柴丽甜握拳鼓励自己:“加油!”

    邵芳洁呵呵,于菲菲也笑,郭菱却不太乐观:“今天能录完伴奏就算好的了。”

    刘思蔓怎么也担心:“就听翩翩甜甜说怪叔在棚里有多严格多严格,高抬贵手呀。”

    邵芳洁有点感叹:“没想到我们第一次集体录音是这首作品。”

    奇杰就在旁边,杨景行还是说:“这次不算,不正式……”

    果然,第二批一上楼,王蕊看见欢迎三零六的牌子就一点面子不给四零二:“哎呀,好肉麻呀……”

    前台连忙英勇承担了。杨景行也周到,给乐团司机安排休息室看电视打发时间。

    王蕊带头,没来过的女生要先参观一下,尤其是四零二工作室,害得前台和钟英文端着装水杯的杯子到处追人。

    刘副团长也还是有作用的,稍微参观了一下后就建议别耽误时间早点开始了。

    其实也可以勉强在大棚来个一次过的,常一鸣不是不相信三零六的水准,而是大棚的技术参数还是有不足,而这次的作品对调音方面有比较高的要求,所以还是得在小棚里一个一个来。

    棚里的准备工作是昨天晚上就做好了,女生们也掏家伙了。都是信得过的,杨景行也不先检查了,简单说了一下后就让柴丽甜先去打头阵。

    柴丽甜这次真是主角,前奏的时候要吹几个小节竹笛,然后开始唱,唱过之后又要陶笛吹间奏,间奏之后又要唱。

    先录竹笛,外面监听室人挤满了,王蕊她们还隔着玻璃给柴丽甜加油呢。柴丽甜一点不紧张,微微含笑很快就表示准备好了。

    并不需要达到发行cd的高要求,再加上柴丽甜准备也很充分,几个小节的竹笛是四五遍就过了。陶笛则是分乐句录的,也没花太多时间。柴丽甜总共只在棚里待了不到二十分钟,开了个好头成功臣了。

    制作人管理松散:“可以逛街去了,等电话。”

    伙伴们可羡慕了,不过柴丽甜有义气,要陪伴。

    杨景行早已经拿好三弦分谱:“媛媛……”

    王蕊立刻揭露:“阿怪偏心,我也要先录!”

    常一鸣解释一下,因为咬合的关系,理应是录完陶笛就之后就录三弦。

    王蕊嘿嘿:“我开玩笑。”

    齐清诺笑:“说好的面子呢?”

    王蕊有点尴尬,但还是嘿嘿。

    何沛媛已经起身站到杨景行旁边,看着制作人手中画了标记的谱子。

    杨景行挺艺术的:“前面的你肯定没问题,主要还是间奏部分,分成三段,免得万一踩不准拍子……”

    何沛媛也认真听看着,对重点点点头。

    估计还是有抵触,虽然何沛媛表面上是认真的样子,但是进棚后的表现不是很完美,尤其是间奏部分。

    在何沛媛第二遍尝试之后,杨景行再次跟乐手强调力度衔接的时候,齐清诺选择了信任伙伴:“别分段了,来个完整的试试,排练弹那么好。”

    看来还是团长更了解伙伴,何沛媛不分段录之后,一气呵成之下反而是面面俱到,节奏力度都堪称精确。

    乐手还没出来,杨景行就鼓掌:“……逛街去吧,不用等电话了。”

    何沛媛也义气,不离开。

    可是接下来的于菲菲就没有录音经验了,虽然伙伴们都说她在排练的时候是一点问题没有的,可是进棚之后怎么就找不到感觉了。

    很正常,常一鸣非常理解,说起多少现场高手进了棚之后都会不太适应,不着急。

    除了制作人跟乐手说长道短,团长也会在旁边稍作提醒。制作人也不好抗议团长管得宽,因为团长对乐手对乐曲的了解理好像并不比他差。

    到十二点半,就录了五个人的戏份。大家订外卖,顺便休息讨论一下,更重要的是听一听之前的成果。

    常一鸣麻利地把已有素材简单处理一下,播放试听。是不是在侧面显摆自己录音技术好,这总共才几轨,常一鸣就边听边赞叹,说什么这是他目前为止录过的四零二的作品中最能体现他个人风格和追求的,又是最具有超越性的,能让他这个录过超过两千首流行作品的人为之振奋的,对比之下其实《陪你同行》或者《谢谢你们》都只是俗套。

    艺术方面,三零六给顾问面子了,大部分女生表示认同常一鸣的话,有各自的角度欣赏喜欢这首作品……好像就齐清诺跟何沛媛没有明确表态。

    吃过盒饭之后,既然常一鸣说不辛苦,女生们也就不客气,抓紧继续。杨景行也确实挺有面子的,三零六的整体表现都很有专业水准,常一鸣是不是的夸赞并不是客套。

    可是工程量确实不小,一直到下午六点过了才开始录键盘。键盘几乎是贯穿始终的,虽然一直是小配角,但是好几种音色若干种效果,为了后期方便,齐清诺必须得分开录。

    杨景行也有自知之明:“……我就不多说了。”

    “现在说呀。”齐清诺担心:“进去了像点名一样。”

    大伙笑,已经圆满完成任务的郭菱现在有点膨胀:“点谁的名也不敢点老大。”

    王蕊想补充:“还有一个……”没补充完。

    杨景行是不怕王妇女的:“就你话多,等会阮重录。”

    大伙又呵,恭送团长进棚去。

    虽然是最后进棚,但团长还是起了表率作用,一条接一条几乎让录音师和制作人挑不出毛病,可能也是因为总结了一天后的效果。

    键盘之后还有最后的立鼓了,要去大棚,直径半米多的大鼓,擀面杖一样的鼓槌,快赶上年晴的胳膊粗了。

    三零六都提醒顾问睁大眼睛竖起耳朵……

    确实是个惊喜,年晴不但打得好,还跳得好。不算是跳舞,但是肢体动作显然是精心编排的,和音乐和契合,步伐身姿一股子潇洒飞扬的感觉。

    众人叫好中,齐清诺不是不是嫉妒好友了:“无忧无虑吃饱了撑的人就这样。”

    何沛媛补充:“还要一个散文诗男朋友。”

    似乎特别好像,女生们啊哈哈。旁听了一天的奇杰,那表情明显是着急自己怎么就找不准三零六的笑点。

    很好,今天真是非常顺利,常一鸣说自己打算最少在伴奏上用两天时间的。女生们当然是非常感谢两位录音师,包括前台,看看墙上的日程表就知道都那么忙。

    确实很忙,但常一鸣还是拍胸脯了,三天之内把伴奏精益求精地做好后期,然后就可以开始录人声了。最好是安排在这周末,这样四零二的时间也更好调配。

    三零六收拾东西告辞,已经七点多了,这个时间有尴尬。女生们跟顾问透漏,大家其实是没指望能这么快搞定的,原以为是奋战到半夜,这样的话晚饭就该是有着落的。现在这样,想约会的也还能抓住点时间,而且也不好让司机一个人送东西回单位,还是下次吧。

    王蕊不同情杨景行:“自己放过了跟青春美少女共餐的机会,不会慢一点呀?”

    杨景行还是那句话:“你们先走,阮重录。”

    笑声中,齐清诺建议:“瞎子旋子,你们直接回吧……媛媛有便车没?”

    杨景行好自作多情:“没有,我要去公司。”

    齐清诺咂舌:“问你了吗?”

    何沛媛一点轻笑似乎幸灾乐祸:“……我没事,一起回去,有便车。”

    杨景行真是脸皮厚,晚上十点回家后就发短信给何沛媛:今天表现好吧?

    过了几分钟,何沛媛回信了:某人是不敢乱来吧。

    杨景行:你要这么说我就要证明一下自己了。

    何沛媛:这段时间你还勉勉强强是个朋友的样子,别再发神经。白天那样就挺好,表扬。

    杨景行:别表扬呀,我都没借口打电话了。

    何沛媛:现在这样就不好。

    杨景行就打电话。

    电话几乎直接被挂断,几分钟之后来短信:你知道吗?对我来说,大家一起为音乐为梦想努力的时候是最开心的,我特别珍惜这种感觉。还记得刚开始排练《就是我们》的时候,虽然那时候我就对你的一些个人行为有看法,但是作为一个演奏,我是真的欣赏作为作曲的你,我也相信你从音乐中找到了属于你的快乐和满足。别破坏我对你的欣赏,好吗?

    杨景行回复:我才不会上当,你以为我三岁小孩呀。

    何沛媛:关机睡觉了!拜拜。( 美女赢家 http://www.longteng555.com/0/143/ 移动版阅读m.longteng555.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